发布时间 : 2019-05-08 / 热度 : 284 ℃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6章

作者 : 林年贞

f

一个下雨的星期天,英子老师忽然找到我。当时我正在校园无聊地走着,我渴望能遇上羽青,然后就约她上街或者逛书店。我选择在这样细雨霏霏的日子,是想体验一下牵着手在雨中漫步的那种罗曼蒂克的情调。但是我没有遇到羽青,却遇上了英子老师。

英子老师打着一把红雨伞远远的叫我,我看到她仿如一只在雨中飘动的红蝴蝶一样向我飘来,搅动眼前的绵绵雨帘,如一幅水泽淋漓的水彩画。英子老师成了画中最美的景点,我禁不住赞叹一声,好漂亮的红蝴蝶啊!
英子老师愣了一下说:什么红蝴蝶?我刚才我叫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只是我刚才想着心事,所以没有来得及应你。
英子老师把红雨伞往我头上移了过来说:别着凉了,小心感冒,到我房间去吧,我有事找你。
来到英子老师的门前,我一眼看到那盆玫瑰花在雨中显得是那样的迷人,尽情地沐浴着甘霖。
这些花真好,我说,至少它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新鲜空气,没有压抑。
英子老师把雨伞收拢起来,抖了抖雨伞上的水珠说:不要忘记了,花生活在世上同样要承受自然的压抑,失去同自然抗争的力量它同样会被淘汰,这道理如同人的生存一样。停了一下,她又说:进来吧,别再被雨淋着了。
进到房间内,一个红色的画架映入我的眼帘,上面放着一张画板,涂满了深沉的红色。
老师,为什么你这么喜欢红色?我有些不解地问英子老师。
因为我喜欢红色具备的那种极富激情的生命力,看到红色,我总会想起古代某原始部落的一个血色图腾。它就像鸟一样,却有着人一样的手和一对一丈多长的翅膀,它全身赤红,飞起来的情景很是壮观。这是我从一部书中看到的,当时部落的子民称它为太阳鸟,把它当作神灵来拜祭。
英子老师示意我在椅子上坐下来,然后说,我有点事求你,可不可以帮我?她明亮的眸子望着我,是那样的令人不可抗拒,令我不敢正视她的目光,我连忙把目光望着别处说,什么事?老师,我一定会尽力的,如果我可以办得到的话。
做我的模特。
做模特?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扫视一下周围的油画说,像这种裸体吗?
恩!
我一下子难为情了,要知道,自长大以后,我从来没有在女性面前赤身裸体,更不要说站上几个小时让别人瞪着眼睛来画了。我的脸涨红起来:老师,我这么瘦,营养不良似的,没有丝毫当模特的条件,我行吗?我浑身不自在地说,屁股下面的椅子开始不安地吱吱摇动起来。
你不是说会尽力帮助我吗?在我的构想中,只有你才是理想的人选。英子老师说着,转身拿起油画笔醮了一点颜色,在一张白纸上写下几个字:失去的高尚与头颅。
这就是我创作的题目,你应该相信自己是最理想的,你完全有条件。英子老师愈说愈兴奋,你知道吗?我画了太多太多规范和静止的毫无生气的人体,我迫切需要一种别人身上不具备的自由性和叛逆性,这是我要表达的目的之一,你具有这些条件。
英子老师说到这里,眼中似乎放出一种奇异的光——闪烁着兽性的目光,深沉如海似乎要把我吞没。
我想起她在梦中的舞蹈,想到她如出浴的维纳斯般飘摇迷人身段。好吧,我望着英子老师的眼睛说,但愿我能为你的创作带来一点惊喜。
我径直走向画架前面的床前站好,开始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先是衬衣,然后是裤子,内裤。我感到这是我一生中最尴尬的一幕,我开始在一个异性面前暴露自己全部的弱点,并且是在一个自己偷偷喜欢的人面前,这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英子老师背对着我,在昏暗的光线下,她丰腴的肩部呈现出曲折迷人的线条,她的身上似乎时时刻刻都流淌着一首歌似的,令人忍不住要去倾听她、欣赏她、抚摸她。
我脱衣服的动作很慢,每脱下一件衣服,我都感到似乎是脱掉一层伪装,身上的面具正一层一层的往下掉。我想起小时候去河边洗澡的时候总是急急地把衣服脱掉然后飞快地跳进河里。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羞涩,什么是暴露。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最爱玩的一个游戏就是比赛谁脱衣服最快,谁脱的最快大伙就拥他为王。七个小伙伴之中我经常拿第一,但现在,我脱衣服的速度却比蜗牛还要慢。
英子老师回过头来,看见我还没把身上的武装解除,捂着嘴笑了。把内库也脱掉吧,不要害羞,这里没人会偷看的,要不要我帮你?她装作要过来的样子。
我连忙摆着手说:不用,我自己来吧。
最终,我成了一个不设防的花瓶一般赤裸裸地暴露在英子老师面前。按照英子老师的示意,双手按着墙壁,头部埋在两臂之间,屈膝跪在床上,铸就的是一个祈祷者的姿势。那一刻,我把自己想象成拉斐尔笔下虔诚的圣徒。我用跪着的方式迎接圣母玛利亚的降临,肃穆庄严的圣乐在空中飘荡着,一切的罪恶与不赦在庄严的乐曲中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善良、真诚和高尚。天上的帷幕拉开了,端庄、善良、纯洁的圣母玛利亚光着脚,踩着洁白的祥云降落人间,她抱着的圣子是多么的天真、可爱而富于希望。圣母把爱和黄金般的希望带到人间。我虔诚而谦恭地跪在大地上,热爱、景仰着纯洁而高尚的圣母。一阵微风轻轻地吹过来,圣母一下子消失了,阳太带着吉他出现在我面前。他对我微笑一下,便弹起吉他来。他嘶哑而充满磁性的歌声开始在我周围回荡,我被歌声围困了,周遭都是阳太的的嘴唇在歌唱着,一开一合之间,我听到的都是对生命原始的呼唤。阳太疯狂摇摆的身影在我的视线中逐渐模糊,但是吉他声、歌声依然回荡。我想起崔健的一句话:摇滚,就是自由自在。于是,我的身体开始不安静起来,阳太的歌声和吉他声像虫子一般潜入我的体内,在静脉之中不断地游走着,是那样的清新、舒畅,阵阵的快感在体内蔓延,如一股暖暖的温火在心中慢慢燃烧。歌声在体内行走着,从头部流动到胸口,再蔓延到四肢,每一个部位的毛孔都像在夏日得到白雪的滋润一般,酐畅无比。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抖动起来,在狂热的摇滚乐中,我像一条小蛇一样蠕动着,触电的感觉从指尖传递开来,沿着手臂蔓延到体内,轻轻颤动着,我的脚似乎正在慢慢地离我而去,使我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此刻的我像是一截跪着着木桩在意识中寻找自己,寻觅某些曾经存在的东西。
我慢慢地把头从两臂之间抬起,这个简单的动作现在如艰辛的举重动作一样,抬头的过程是那样的艰难。我的脖子毫无知觉,长时间的静止,血液似乎流不到颈部。我试图把手从墙上移开,但是,此刻的手像被注满了铅一般,沉重得差点把我拉倒。
休息一下吧。英子老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全身都动不了了,我说,全身的关节似乎被冻住似的。
英子老师过来扶住我,把我的手轻轻地从墙上移开,再轻轻地左右摇动几下,然后帮我按摩脖子。她的脸离我很近,她身上的馥香般的气息向我渗透过来。我连忙把眼睛闭上,不能正视她。英子老师扶着我坐在床上帮我穿好衣服,她的动作是那样的缓慢、轻柔。我体内刚刚熄灭的冲动又开始流动起来,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奔腾着。我把目光集中在窗外,籍以转移那些不安的念头。一只青色的鸟撞入我的视线,它振动着翅膀,在天空中飞翔着,飞了一会,落在窗外那棵槐树上,在树杈间跳来跳去,叫唤着。忽然,它受惊似的飞走了,一双眼睛从窗前一闪而过

关键字 : 黑梦时代 摇滚 小说 长篇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作者的所有文字,版权均属该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贞观志”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上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5章 下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7章

评论一下

comments

评论

有话好好说。Have something to say.

www.linnianzhen.com

贞观之誌

记录,默写,存档,我对于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诗歌,小说,杂文表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与您一起分享,更多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