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 2019-05-02 / 热度 : 304 ℃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二章

作者 : 林年贞

f

第2天上学的时候,我在街上遇到退学的阳太。当时我正好经过市中心广场,忽然看到前面围着一大群人,并且在嘈杂的噪音中,隐隐地传出一阵阵吉他声和歌声。我好奇地钻进人群里,就看到阳太像一头狮子似的弹着吉他大声地吼着,他那长长的头发乱糟糟的,随着头摇摆晃动的节奏而拂动着。阳太唱的是崔健的《一无所有》。他嘶哑的喉咙大声地吼着唱着: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
伴随着破裂的、急促的吉他节奏,他不断地摇摆着,时而跪倒在地上,时而绕着圈子走动。
我一下子被他那疯狂而洒脱的表演吸引住了,忘记和他打招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疯狂摇滚,把上学的事也抛到九霄云外。
阳太忘我地弹着吉他,专注地表演着。正在这时,一个晴天霹雳,豆大的雨点像是上帝排泄的污水一样开始掉下来。人群开始涣散,无聊的人们在好奇地看着阳太——一个疯子般的人的表演后,木无表情地散开了。他们连掌声也没有给阳太,似乎掌声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高贵的东西,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毫不相识的人而浪费自己的掌声的。最后,空旷的广场就只剩下我和正在弹唱的阳太了。我冲到阳太的面前对他说,阳太,下雨了,快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阳太很是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咧嘴笑了一下,摇摇头重新弹唱起来。
雨水滴到我的头发上、脸上、嘴边。我舔了一下,雨水带着一股淡淡的盐味。我一直怀疑那天的雨水就是阳太的眼泪,要不怎么会有盐味呢?我害怕书包被淋湿,只好一个人跑到附近的一个亭子避雨。
远远望去,阳太摇滚的身影在雨幕中淡淡溶化,他已经和天空、自然融为一体了。一阵阵虚弱的歌声穿透重重雨幕传来:
这是你的手在颤抖
这是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正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噢
你何时跟我走
噢噢
你何时跟我走

歌声慢慢被雨水冲淡虚无,和雨水一道向着排水沟流去。
阳太不停地唱着,他用行为来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我想,也许在这座封闭的小城里,像阳太这种为纯艺术而呐喊、呼吁的人一定很少了。城市人们的思想被各种物欲占据。对于先锋文化的认识和开拓尚处在雏形的阶段,人们都用冷漠来对待各种新鲜事物,他们的思想像一个笼子一样,总是拒绝新生文化,围城一般把自己与世隔绝,拒绝一切外来事物的侵占。
也许是实在没有力气再吼下去吧,阳太最终还是停止了歌唱,他全身湿透向我走来,乱蓬蓬的头发湿淋淋地一条一条地贴在脸上、鼻子上。他拖着两条疲惫的腿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了,慢慢的,我就看到他那张被雨水冲洗得毫无血色的惨白的脸。看到他冷得直打哆嗦的样子,我连忙脱下一件衣服递给他。阳太放下装满了水的吉他,靠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今天的天气还真不坏。
阳太早就退学了,理由很直接,就是为了摇滚
阳太最后一次逃课是在那个夏季的结束时节。那天,天气热的出奇,街道上每寸土地都被太阳烤得青烟直冒。当阳太刚走出校门,他就感觉到那火辣辣的阳光在他眼眶里打转。
学校对面的店铺前,两只似是发情的狗在互相撕咬。夏日的激情像火一般点燃每个生灵的情欲,阳太情不自禁的呻吟一声,捡起一块石子狠狠地击向两只发情的畜牲。
阳太忽然跳了起来,朝着学校门口很是不屑地吐了一滩口水,那宽阔的门口令他一下子想起校长那副裂到耳根的嘴巴。他记得从校长室出来之前,校长的漫天口水就差一点把他淹没,一向自诩惜话如金的校长似乎改变初衷,用前所未有的谈话方式对阳太进行了感人肺腑的耐心教导。但这种最原始的谈话方式对阳太没有起丝毫作用。面对着校长苦口婆心、亲切的循循教导,阳太很是潇洒的把长及披肩的头发向后一甩,然后吹着口哨很是洒脱地离开了校长室。
阳太眯着眼睛望了一眼太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才抱着那把残旧的吉他边弹边唱。后来我才知道,阳太那天弹唱的是那首在校园中很流行的校园民谣:《流浪歌手的情人》。据说,那天阳太引来了许多惊奇的目光,小城的人们像是看着外星人似的看着这位身穿一条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上身衣冠不整而头发像鸡窝一般乱的外星人。阳太的第一次辉煌就是这样诞生的。
校长在阳太逃课的当天就宣布开除阳太,他重重地把阳太从点名册上划去,然后就写报告通告全校。他一想到阳太那乱蓬蓬的头发,想到阳太在他面前很酷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头痛。早就该死的阳太,他忍不住低声骂了起来。
阳太就这样告别了他的学生时代,在高二的最后一个学期,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夏天,他连毕业的机会都抛弃了。对于此事,我曾一度不解,大伙生打硬拼都是为了考上大学,而他竟然连拼搏一下的机会都丢了,难道艺术真的能当饭吃?那时,我正疯狂地迷上诗歌和美术,幻想着能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诗人一样,把爱和光明带给人民,高挚着诗歌的火把点燃中国的每个角落。这种远大的理想曾一度是我孱弱灵魂的支柱。我总是把自己关在黑乎乎的房间里,写着一些隐晦、充满苦楚、高声呐喊的召唤高尚与光明的前卫诗歌。因此我总是被火鸡嘲笑,说阳太把摇滚当饭吃,你却把诗歌当饭吃,你知不知道,现在是饿死诗人、饿死艺术的时代,就只有你俩把艺术看得那么神圣,我倒奇怪你为什么不和阳太一样,也同校长SAY拜拜。
阳太刚回到家里,就被父亲用扫帚赶了出来。父亲扯着铜锣似的嗓门大骂阳太,你这臭小子总是给我闯祸,从今以后不许你再踏进家门半步。阳太一边护着头一边嬉皮笑脸地说,老爸,我回来就是要向你辞行的,我一直想告诉你,你的声音很有磁性,为什么你当初不去搞摇滚?如果搞摇滚的话,也许引导中国摇滚第一人的就不是老崔而是你了。父亲一愣,你说什么?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大怒起来:你这小子至死都不悔改。一抡扫帚,秋风扫落叶般向阳太扫去。
阳太逃到街上,他立刻就感到自己真的成了一只四处漂泊的孤雁了。他回过头来,看到刚才大发雷霆的父亲此刻拄着扫帚,像枯木一般倚在家门口。阳太禁不住掉眼泪了,口中喃喃了几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经过一条街道时,阳太看到无数的蝴蝶在阳光下飞舞,五颜六色的花蝴蝶在阳光灿烂的中午显得那样的絢丽多彩、光怪陆离。没有人知道这些蝴蝶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中出现?阳太感到十分奇怪,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阳太呆呆地,一动不动地站在街上,任由蝴蝶在他周围翩翩起舞。蝴蝶停在他的头上、肩上、手上,像是一个个精灵一般,召唤着某种失落的信念。阳光停留在它们薄薄的翅膀上,载着阳光的蝴蝶就把阳太带入一个七彩的天堂。他看到梦中的自己站在太阳光焰的顶上,站在万物顶端上。阳太陷入了对现实与梦幻的神往。这一切是那么的神奇,令人不可思议。当他回到现实的时候,眼前早已是曲终蝶散、灿烂阳光一片。炽热的阳光把阳太的眼睛刺的生痛,身上早已被汗水浸得湿沥沥的。这种酷热的天气一下子令他怀想起秋天,秋日的阳光是多么的惬意、舒服!阳太诅咒着这该死的夏日而在大街上浪荡着,伴随他的只有一把又残又旧的吉他。
那天晚上,我正构思着一首叫《枪与爱情》的诗歌。无家可归的阳太在大街上游荡了许久,直到华灯初上的时候,才来到我家里。阳太的出现把我所有的灵感与激情冲扫的一干二净。阳太,你每次的到来都给我带来不幸。我把钢笔一扔,狠狠地揍了阳太一拳。
阳太笑嘻嘻地用吉他招架说,大诗人,这么凶干嘛?你那些臭诗不写也罢,你知道吗?我就要有出头之日了。
我说,阳太,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的抒情时代早已是昨日黄花了,现在打算做什么?
阳太像一条烂蛇般摊倒在我的床上,大声说,不知道,我饿死了,一天都没吃东西,快找点东西给我填肚子。说完,他又一下子翻起身来,狠狠地弹了一轮吉他,像是把一切的苦难都发泄出来。然后说,我离家出走了,刚才在街上看到满天的花蝴蝶,你知道这预示着什么吗?

关键字 : 黑梦时代 长篇 摇滚 小说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作者的所有文字,版权均属该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贞观志”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上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一章 下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三章

评论一下

comments

评论

有话好好说。Have something to say.

www.linnianzhen.com

贞观之誌

记录,默写,存档,我对于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诗歌,小说,杂文表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与您一起分享,更多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