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 2019-05-03 / 热度 : 296 ℃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三章

作者 : 林年贞

f

望着浑身湿透而在风中一个劲地哆嗦的阳太,我有一种凄凉的感觉,我想起他那天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就要有出头之日了。我真想对他说,阳太,这就是你所说的出头之日吗?但我没有,我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最近过的还好吗?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沉默。
阳太苦笑了一声说:你都看到了,好的话谁还愿意在街头表演。停了一下,他问我: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经他一提我才想起已到上课的时间了,我拿起书包急急地对阳太说:以后再和你详谈,有事就到学校找我。然后飞也似的朝着学校的方向奔去。
来到学校的时候我早已成了落汤鸡,刚冲到教室门口就被校长撞见了,他黑着脸指着我说:又是你!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为什么不等到下午再来上课?
我耷拉着脑袋没答话,想从他身边溜进教室。但是校长那肥胖的肚子像一座山似的把整个门口塞的满满的。在校长那严厉的目光的指引下,我乖乖地来到校长室。我痛苦地认识到,我又将面临着一场水与火的洗礼——校长的漫天口水沫与万丈怒火。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校长很是和蔼地让我在沙发上坐下,并且还亲自给我倒了一杯茶。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要知道,在校长室能受到如此礼遇的人一般都是是市领导级的人物,想我一个学生竟能享受如此厚待,这似乎……我不敢再往下想了,但是我今后可以骄傲地向叶如枫炫耀了。我飘飘然地安心坐在那真皮沙发上(我忘记了自己全身湿透,身上的雨水会像虫子一样渗进那软绵绵的沙发里面)。校长拖了一张椅子在我面前坐了下来,也许他感到离我太远,说话不方便,于是又把椅子往前移了一下,他满面慈祥地面对着我(在以后的叙述中,你会发现我们亲爱的校长是多么的可爱)。于是我就很清楚、很亲切地看到他那副咧到耳根的嘴巴,他那副慈祥的嘴脸保养的极好,红润润的,用红色苹果来形容他的脸色毫不过分。他的嘴巴很是夸张地横跨两边的腮部直达耳根,并且高高的向前突出,令人很容易地想到那是一副马嘴。我闻到他呼吸出来的一股浓烈的烟味。那一刻,我很想吐。我是一个对烟酒极其敏感的人,只要闻到一点点的酒烟味都会忍不住要吐。我把头偏向一边,尽力让自己不去闻那烟味。然而我的鼻子很不争气,在这关键时刻它很是抒情地抽动了一下,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喷嚏,我忍不住说:这里的空气很臭。
校长愕了一下,说:怎么会呢?办公室可是刚装了空调的,怎么会有臭味的呢?接着他轻声地问我:为什么迟到?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坏学生,你现在的脸上并没有伤疤,我知道你不会打架的,能告诉我你去哪里了吗?
我不敢说碰见了阳太。如果我一说出阳太两个字,也许我会被校长像野兽一样咆哮着从这舒服的沙发上拽起,然后扔到外面。我知道亲爱的校长恨极了阳太,他不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阳太。于是我欺骗他说: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裸体的男人在跳舞,一时好奇心起就呆在一旁看,想不到就忘记上课了。
我自以为自己一向是很会编故事的。小的时候,我总是靠编造故事而从小伙伴中捞到零食吃。
但是这次我却骗不了眼前的校长。他一眼就戳穿了我的谎言。他笑眯眯地对我说,这故事的确很有趣、很新鲜,但是我今天刚好从那条街上经过,怎么没见到你所说的裸体男人呢?你还是告诉我真实的情况吧,你也许听说了,最近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中学生的幼稚和好奇心理帮助他们贩毒,引诱像你这样的中学生走上犯罪的道路,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和这些事有联系的。
天啊!原来他竟怀疑我被人利用贩毒。我心中暗暗叫苦,想不到他竟会将这些事与我联系上了。我皱着眉头,尽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我怎会干那种事呢?请校长放心,就是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会干这种事。
校长赞许地点了点头说:是啊,有志的青年是不会干这种事的,你们都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是八九点钟的太阳,祖国的现代化建设的重任就在你们的肩上,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目标还要靠你们的努力啊!接着他便对我大谈读书的好处,从春秋战国孔子讲到清末康有为,他旁征博引,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向我侃侃而谈。
于是,我的耳中不再回荡着雨打玻璃的声响,而是全部被校长那抑扬顿挫的声调控制着,我的双眼逐渐模糊了,眼前的校长似乎被人大卸八块似的,他的手和脚开始脱离躯体在空中不停地挥舞着。他说到激动的时候,手指总是指着天花板,脚不停地跺着地板,或者手有时屈抱着,有时划着十字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朦胧之中,我的眼前慢慢地出现莎士比亚的影象,他从一团淡淡的烟雾之中走出来。这位留着曲卷胡子的外国老人很是亲切地向我招手,他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还是穿者那件中世纪最常见的白色礼服,小脚绑着彩带,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一副类似中国古代武士的短打练功装扮。莎翁脱下他的帽子,翻开他随身携带的一本书,开始用他那富于感性、充满韵律的嗓音给我朗诵起来:
看在耶稣的份上,我的朋友
切莫挖掘黄土下的灵柩
让我安息者将得到上帝的祝福
迁我尸骨者将受亡灵诅咒
我不由得大叫起来:嗨!尊敬的先生,你朗诵的是你碑上刻的墓志铭,我想你一定是朗诵错了,为什么你不朗诵《奥德赛》或者《哈姆雷特》?
一个很尖锐、粗鲁而暴躁的声音惊醒了我,我来不及和莎翁道别便被校长那高亢的声音惊醒了。
你把我刚才所说的全部当作墓志铭吗?校长很是愤怒地叉着腰站在我面前,他的脸色开始由红转青、变紫,眼睛撑的铜铃般瞪着我,大声地咆哮着说:你是怎么接受教育的?是不是想记一次大过?
我刚才并不是和你说话。我小声地说。
那你和谁说话?
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诡辩,你以为这是神话世界吗?
校长开始像一只野兽一样暴怒起来,他想不到我竟会用如此幼稚的话来回答他。
望者校长如此暴怒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好笑。我想,他不该这样暴露自己的缺点,他忘记了为人师表应有的风度。刚好这时候,我的美术老师英子出现了。
我不记得曾在哪一部书中看到过这样的诗句:
她就这样地走进我的世界
带着她红色的舞鞋、红色的梦想飞进我的梦中
我的面前有粉红色的鲜花开放
我的爱
是你用一生的艳丽丰富我生命的色彩吗?
英子老师带着她红色艳丽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她全身洋溢着一股青春成熟的魅力,独有的艺术高雅气质流溢于外,在她二十四岁的脸庞上,堆满的是春天般永远迷人的笑容。我想起德加笔下的舞女,英子老师就像是跳着《天鹅湖》的舞女一样,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脱俗迷人,但是她却没有德加的舞女那种压抑下的苦楚。
暴怒中的校长也许想不到英子老师会在这种时候闯进他的办公室的吧,他很是意外地愣了一下,他一定是认为他的形象在英子老师面前出丑了。因此,他讪笑着,搓着手一个劲地看着我。
他被女人的美丽征服了。望着校长那副模样,我暗暗的发笑。我想,女人真是很好的武器,她总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叫男人自己打败自己,她或是会引导一场战争的开始。我慢慢地领悟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为什么会名垂青史,因为她们正是用自己作为武器去化解邻邦之间的争端(当然,也有相反的,历史上因为女人挑起战争的争端不少,成也女人,败也女人),正是有了女人的介入,强暴的君主才会不知不觉地磨掉他的枭性。女人用自己的性情使君主暴躁的思想慢慢转化,从而忘掉战争。女人是水做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英子老师在校长耳边嘀咕了几句,校长狐疑地望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英子老师才对我扬着手说:还不走?想等着校长请你吃饭吗?
回到英子老师那既是宿舍又兼作画室的住所,我就像回到了家一样。英子老师像姐姐一样为我抹去头上的雨水,一边关心的问我怎么穿这么少的衣服,小心感冒了。然后把她的外套给我披上。
我的衣服给了阳太了。我说,我不敢在英子老师面前撒谎,于是我就给她讲起了阳太,讲起上午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英子老师很是认真地听我讲完,然后说:以后要注意点,你还要高考的,再这样马大哈的话可不行。她看了一下手表说,你坐一下,我给你打饭。
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叫住她:老师,英子老师回过头来问道:还有什么事?是不是饿了?不是,我诺诺地说,老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英子老师笑了,她说:因为我们有缘分啊!说完她便出去了。
房间里还淡淡地留着一股松节油的气味。墙上挂的全是英子老师的油画。我细细打量着,发现全部是裸体画,有男人,有女人,并且姿势各异,有静卧的、站立的、坐着或者是两个人相对站立或倚靠。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这些逼真写实的人体画,望着那一幅幅似乎是从照片上裁下来的女人体,我心中有一股冲动在蔓延,眼前似乎有无数个硕大的乳房在我面前向我尽情地煽动着,撩拨着我脆弱的心。我有点心猿意马,不敢看,但是好奇心却一再驱使我去看那女人最神圣隐蔽的部位。英子老师的油画画得很细腻,每一个毛孔都清晰可见,似乎还透出一丝女人独特的馥香。望着这些孤独的、静止的女人,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开始涌动,它们在我的体内不停地奔涌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正向某座紧闭的城门冲去。我全身开始发热,被雨水淋湿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
门外响起的脚步声一下子把我从梦境中惊醒,我知道是英子老师回来了。想起刚才的丑态,我不由得暗暗大骂自己混蛋。
英子老师买的饭真的很好吃,很香。每一次想起来我总是忍不住回味,面对着英子老师,我的胃口似乎很好,一下子如风卷残云般把一个盒饭消灭干净了,然后接过英子老师递过来的纸巾擦嘴。英子老师倒了一杯水给我说:喝口水吧。
我答应一声,又把一杯水喝了个杯底朝天。
英子老师忽然问我:最近有没有画画,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画画了。
我红着脸说:没有,我开始学写诗了,现在把许多时间都花在写作上。
你怎么可以把画画扔掉呢?英子老师有些生气了,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画画是你一生的追求吗?
我羞愧地低下头,我记得这句话是在刚认识英子老师时说的。那时英子老师刚调到学校担任我们艺术班的美术老师,她在课堂上让我们看了她的作品。就是那个时候,我对英子老师说出那句壮志凌云的话来。
英子老师久久地看着我,然后说: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你知道吗?你很有潜质,如果搞艺术的话一定会很成功的。
真的?
真的!
我不会对英子老师的话抱有怀疑的成分,因为我也相信自己。我的色感很好,我总能很快地抓住事情的第一感觉,然后把所有看到的和所想的通过绘画表达出来,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在很小的时候我画的图画常被老师和乡亲们赞叹,并且村里祠堂的图画都是我画的。但是,当一样更加吸引你的东西降临在你身上,你会拒绝吗?比如诗歌,我发现自己对诗歌的悟性更好,我会很容易地把自己的感悟通过极其深刻的诗句表达出来。当我朗诵诗歌的时候,我总是很投入、很专注,我总能在那些伟大的诗句中领悟到闪光的思想

关键字 : 黑梦时代 小说 长篇 摇滚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作者的所有文字,版权均属该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贞观志”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上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二章 下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四章

评论一下

comments

评论

有话好好说。Have something to say.

www.linnianzhen.com

贞观之誌

记录,默写,存档,我对于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诗歌,小说,杂文表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与您一起分享,更多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