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 2019-05-15 / 热度 : 249 ℃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9章

作者 : 林年贞

f

火鸡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至少现在我是这样认为的。火鸡似乎总是在不知不觉地暴露他的种种不良行为。比如上课的时候,他总是面对着老师抠鼻孔,然后把那些抠出来的脏东西弹到前面同学的背上。但他从不在课堂上大声讲话,不像别的坏同学一样同老师吵架。
但他开始愈来愈令人讨厌了。羽青有一次这样对我说,他把那些脏东西弹到人家的头上和背上,就像苍蝇拉的粪便一样令人恶心。
火鸡虽然知道这种行为遭人讨厌,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种行为。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与火鸡合的来,再加上已经退学的阳太,当时我们简直成了学校的三剑客。但是我敢保证,我绝对不会干出火鸡那些令人作呕的行为,我不会把鼻孔里的脏东西弹到别人的背上。我还是一个好学生,我总是这样想着,火鸡不会画画,不会写诗,不会弹吉他,不会讨人喜欢,但这些我都会,这就是我为什么能在班上把脚步踩得咚咚响而火鸡却不能的原因。我有时候会带上一把吉他学着阳太的样子在教室里弹唱着,吸引着一大群女同学在旁边钦羡地看着我,尤其是羽青,每当她无聊的时候总叫我弹吉他,然后她静静地呆在我的身边听我唱歌。因此,相对火鸡来说,我是幸运的,火鸡比我要窝囊得多了。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看到火鸡在摆弄着一台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电子琴。那电子琴琴身的油漆早已脱落了,班驳不堪,像是一块枯萎的树皮。我不由的叫了一声:火鸡,你搞什么鬼?从哪里弄到这玩意的?
火鸡得意地望了一下我说:暂时保密,但绝不是偷来的,你想弹一下吗?
弹这东西?我有些不屑地撇撇嘴说,它的声音没有吉他那么动听。话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些黑白相间的琴键。
别动!火鸡喝了起来,刚才你不是说不想弹的吗?火鸡把我的手从琴键上甩开,他脸上淡淡的微笑似乎在讽刺我刚才的虚伪。
不碰就不碰,火鸡,你以为弹这东西就会有人理睬你吗?
我为什么要别人理睬?我只是干我想干的事,谁都管不着。
火鸡重重地按了一下琴键,一串不规则的琴声四散逃了开来。
我本来想和他谈一下有关阳太的事的,但是我没说,只是默默地看他毫无边际地弹了一会琴就回到座位。
上课铃响了。
透过窗户,我的目光开始在窗外游走,我的意识全部在窗外。语文老师又在课堂上大讲特讲怎样写应试作文,他讲了一大堆写作的模式或者方法之类,应该先写什么,然后再怎样写。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大大的方框把他的思想演示给我们看,要求我们按照他规定的模式去写。我讨厌这种写作模式,用一个同学的话说,这种模式就是新八股文,我们不知不觉地又在重复清朝科举制度的八股文模式。因此,每次上语文课,我不是画画就是对着老师想象。我总会把这种想像同毕加索的人体艺术联系在一起。于是,在我的想像中,老师的头部像一个篮球,里面充满着一些旧的无法更换的空气,他的躯体就像是各种分割的几何图形,抽象性地交错着,他的手成了圆圆的、长长的指挥捧,牵引着我的思想在一个特定的笼子之中徘徊,无法前进与超越。这种想像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的思维和艺术感受力,我画画和写诗的灵感往往能在想像中迸发。
两个人影无意中撞入我的视线。必须说明的是,我靠近的那个窗口面对着学校门口,我可以很轻易地看到那里发生的一切,这就是我为什么每次调位都不肯把座位调换的原因。这个窗口可以调节我平淡无聊的生活,从这窗口可以猎取一些事件来弥补我的白天的不足之处。
两个人影之一是英子老师,另一个是男的,他们似乎在争吵。远远望去,那男的留着一个平头,刺猬一般朝天怒视,身材高高大大。他指手画脚地说着,并且不时用手指着英子老师,似乎在指责她。英子老师捂着脸一个劲地摇头。似乎在向那男的辩解什么。最后那男人凶狠狠地掬了英子老师一巴掌,英子老师捂着脸哭泣着向她住所方向跑去,那男人呆呆地站了许久才离开学校。
英子老师失恋了。我心里有一句话淡淡地溢出。我不知是应该替英子老师感到痛苦还是幸运,因为我想,那男人根本配不上英子老师,他甚至连仰望英子老师的资格都没有。英子老师是女神,而他仅仅是一个小丑而已。
我正想着,忽然同桌碰了我一下,我刚想问他干什么,就看到语文老师向这边走来。他来到我面前,敲了一下桌子说:想什么呢?还不快点写作文。
我瞄了一下黑板,只见黑板上写着大大的四个字——赞美生活。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作文簿,胡乱赞美一番就交上去应付了事。下课的铃声刚响,我直奔英子老师的住所。因为我早已和她说好,每星期为她做三次模特。
英子老师看到我很是吃惊地愣了一下说:这么快就下课了?
刚才那个男人为什么打你?英子老师雪白的脸上还隐隐约约地透出一丝红印,那暗红的印迹就像是印在一组精美绝伦的花瓶上的胎记一般,完全破坏了作品的完美,我心中不由得恨起那个男人。
英子老师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蛋,幽幽地说:他是我大学相处了三年的男朋友,今天分手了。
那他为什么要打你,他凭什么打你?我焦急地问道。
英子老师痛苦地摇了摇头说:以后你会明白的。停了一下她又说:今天我不想画了,你还是回去吧。
当我走到外面的时候,感觉太阳特别的昏暗,火鸡骑着一辆自行车出现在我面前,他摇了一下车铃说:去夜总会不?已经很久没有看阳太表演了。
我烦恼地把他的车把拧向一边说:不想去,你自己去吧。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关键字 : 黑梦时代 长篇 摇滚 小说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作者的所有文字,版权均属该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贞观志”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上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8章 下一主题: 长篇小说连载:黑梦时代-第10章

评论一下

comments

评论

有话好好说。Have something to say.

www.linnianzhen.com

贞观之誌

记录,默写,存档,我对于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诗歌,小说,杂文表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与您一起分享,更多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